何启强专访:从创业到上市我用了26年,但回到校园我用了35年

2020-03-13 09:00:31 长青企业管理

2020312日是长青集团创业35周年。35年前植树节栽种的小树苗,现在已茁壮成长为根深叶茂的大树!

从一个只有2.7万元资本的小作坊,发展成为总市值超过60亿元的上市公司;

从低端的压铸加工,到生产燃气具配件的 “亚洲阀门大王”,再发展燃气具内销品牌“创尔特”,同时发展出口家用燃气具、取暖产品等业务,产品远销欧美等数十个国家和地区,成为中国同类产品最大的出口企业之一;

从单纯从事制造业务转向进军环保热能产业,并成为国内同行业盈利能力最好的企业之一。

在经历三十多年后,2019年公司业绩仍能实现双位数增长,净利润近3亿元人民币,成为一棵名符其实的“长青树”!

我们采访的,是这棵“长青树”的植树人之一,也是今天的主角——广东长青(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何启强。

一、六十一岁重返校园

如果此刻笔者不是坐在何启强的办公室里,大概很难从外表上看得出来,面前这位身穿半旧的短袖POLO衫与黑色长裤,长相宽厚圆润,始终面带笑容的小榄人,是一家知名上市公司的掌舵人,是中国企业界最具影响力的亚布力论坛的创始终身理事,手下掌管着三大制造基地和遍布全国的二十多个环保热电项目。

除此以外,去年下半年起的何启强多了一个身份:香港科技大学EMBA研究生。

去年夏天,当何启强在准备香港科技大学EMBA研究生考前资料时,身边人都颇感意外——大家都知道他在60岁生日宴会上许的愿望是“继续攀登”,但没人料到他为自己选择的是这样一个全新而高难度的起点:香港科技大学行政人员工商管理硕士(EMBA)研究生班在全球排名第一,要获得录取相当困难,招生门槛很高,试题刁钻,面试非常严格,并非有钱就可以入学。

开始时,他自己也没有把握,就是想通过上学检验一下自己的不足。给他面试的三位考官,更曾一度怀疑这个已到退休年龄的大老板不是过来镀金,就是过来度假的。万万没想到,何启强虽然学历有所欠缺,但在笔试的案例分析和逻辑题回答却获得了较好成绩,加上面试的应对能力让考官们眼前一亮,最后竟通过了考试,在学霸云集的500多个考生中脱颖而出!

同期就读这个EMBA项目的六十多名同学,都是顶尖的年轻才干,以“70后”和“80后”居多。何启强作为班上唯一的“50后”高龄学员,学员们都对他十分好奇,又对他能否坐得住、听得懂抱有质疑,同组学习的7名学员更是担心被他拖后腿。

然而,在第一堂的团队拓展中,何启强的表现以及展示的体能水平甚至优于不少青年人,很快就改变了同学们的看法。在几节课后,何启强就凭借实力让其他人对他彻底改观,他对学习充满热情,相应的表现也十分出色。更让同学们刮目相看的,是在案例分析环节,何启强总能一针见血地指出潜在问题,并给出切实可行的解决方案。

如今,班里同学都调侃的叫他“小何同学”,而何启强所在的小组,大家都发自肺腑地用“老大”来尊称他,但这个称呼已和年纪无关。只是:从创业到回归校园,他用了35年!  

二、小镇青年的逆袭

1975年,何启强17岁。作为一名地道的广东小镇青年,高中毕业后,他就进入一家本土的集体所有制企业当工人。在那个年代,这大概是一个普通家庭的最佳选择。

入职后不久,他就因上夜班时犯困而加工坏了零件,被调去烧煤的压铸车间。每天的工作又热又脏又累,下班之后除了两排牙齿,浑身上下都是黑色的。

同车间的工友几乎都苦不堪言、消极怠工,年轻的何启强则在默默寻找改变现状的可能:是否可以把煤炉改成干净环保的电炉呢?一番思考后,他运用中学时学过的物理知识想出了一套改进方案,并得到了厂里的支持,最后大获成功。他也因此得到领导赏识,从一名普通工人被提升为技术维修工,不久再被提升为班长。

燃气阀门加工|压铸件加工|环保热能厂

▲爱琢磨的何厂长(1985年)

一年后,工厂面临技术改造。领导又看中了这个有想法的年轻人,委派他去广州学习和厂里最先进设备相关的技术课程,为期七个月,但同时要兼顾厂里的工作。当时从中山到广州乘汽车要过五个汽车渡轮,单程需要四个多小时。时值盛夏,住在一个密闭的房间里,连个电风扇都没有。何启强白天在汗流浃背中学习,晚上则热得无法入睡。“每晚都要用凉水洗澡降温,否则无法入睡。一个星期才能回家一趟,加上厂里还有事情要做,非常辛苦。”回忆起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何启强的眼里有光,“那是真正的苦读,但是非常有学习的劲头!”

凭着这股韧劲,没上过大学的何启强硬是克服重重难关,一边跟着工程师进行实操和理论学习,一边自学啃完了厚厚一本晦涩难懂的《液压技术》,扎扎实实地掌握了使用这套设备的全部技术。

“做完这个事情以后,厂里对我就刮目相看了,提拔我当车间副主任。”

这一年,何启强19岁,靠着读书第一次当上了管理层。两年后,他被正式提拔为车间主任,并在这个岗位上一直奋斗至1985年。

“在工厂那十年,我学到了很多,也获得了很多荣誉。我认为我是一个好工人,每年评先进个人和先进生产工作者,我都有份。”

后来遭遇工厂产品转型,面临“活儿少,车间员工收入低”的困境,让他这个车间主任当得非常无奈。在守住既有地位与冒险创业的选择中,何启强依依不舍但最终还是决定接受两位前工友的邀请,离开了那个工作了十年的单位。从工厂辞职后,他三人凑了两万七千块合伙于1985年成立了一家压铸厂。何启强不仅懂管理和技术,还有一定的业务拓展能力,于是顺理成章当上了何厂长。

“我创业是被动的,可以说是环境所逼,也是大势所趋吧。”之所以一次次逆袭成功,何启强将此总结为——顺势而为,抓住机遇。

三、“做企业就是一个解决困难的过程”

不过,早期的“何厂长”只是个虚衔。所谓压铸厂,其实只是一间70平方米的小作坊。他们租不起厂房,便靠自己动手搭建简易房子,还花了一万多元买入一台国营企业淘汰的二手压铸机,开始做电风扇外壳等简单的压铸加工业务。

关于长青获得的第一桶金,年长一点的小榄人,都知道归功于一个叫“长青阀”的产品。然而,风光背后的曲折艰辛,外界则知之甚少。

“做企业就是一个解决困难的过程。” 从创业开始至今,何启强坦言每天一睁眼就面临着许多难题,但他已经习惯了面对困难,解决困难。

回忆当年做“长青阀”遇到的最大难题,不是千方百计跑去生产石油气炉的工厂争取阀门项目,因为他花一个月时间拿出了设计图纸成功打动对方;不是缺少制作成品的资金,因为他和搭档破釜沉舟,争取到一笔2万元贷款解决了燃眉之急;也不是在生产过程中,需要三个月不眠不休去攻克的技术难关,因为他们在最后一天通宵取得了突破;更不是产品滞销,因为苦熬了半年,“长青阀”的订单便像滚雪球一样越来越多。

最要命的反而是产品销售出去后被甲方拖欠一百多万元货款收不回来,对于1986年的长青,一百多万元是个天文数字!

收不回货款,还不起贷款,欠下很多供应商的钱,整条资金链都出了问题。每天从早到晚,何启强都会接到追钱的电话,甚至还有人拿刀上门威胁讨债,“那一年,我刻骨感受到什么叫年关难过!如果资金不能回笼,这个厂可能就真的要死掉了!”

陷入绝境的何启强无计可施,只能一次又一次上门找甲方厂长要货款,但每次都失败而归。到了那年的年廿八,眼看再过一天就要放春节长假,何启强乘长途汽车到达目的地,但连乘市内公共汽车票的钱都快没有了,宁愿徒步几公里去找厂长,结果对方躲着不见他。

何启强没有放弃,在甲方工厂里四处寻找,终于在一个销售部门发现了匿藏此处开年会的厂长。他悄悄站在外面等整个会议开完。厂长出来看见他时,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招呼他一起去吃火锅。

何启强说:“厂长,我现在是吃什么都没有味道了,你叫我如何面对那些等着我回去给他们发工资过年的员工?还有同样等我付款给他们给工人发工资的供应商?”

燃气阀门加工|压铸件加工|环保热能厂

▲25周年庆典舞台上搞怪的何总(2010年)

厂长却说,他也没有办法。

何启强几乎绝望了!他拖着疲惫的脚步转身缓缓离去。也许是绝望的眼神感化了对方,还没走多远,后面有人喊住了他:“你回来吧,汇款是来不及了,给你点现金吧。”这简直是救命的稻草啊!何启强喜出望外,他用手提袋提了现金回去,一部分发工资,一部分还给供应商。

现在回头看,就知道那年是中国改革开放后的第一个经济低谷期,整个经济大环境都面临寒冬。何启强特别害怕过完年后,不知道能否熬得过去!既有市场的不测,也不知道好不容易培养出来的熟练工人们还能否回来?他一咬牙,用剩下的钱给每人多买了一包腊肠、一包瓜子,作为给工人过年的礼物。

春节过后,经济开始回暖,事业也迎来起色。长青阀的销售额从第一年34万,到第二年121万,第三年500多万年,第四年1600万,第五年达3000多万,然后是5000多万……

“做企业的人要学会预计出现什么困难,并从当下开始做准备;只有做好了准备,在困难到来时,才能够沉着冷静面对,从而使问题迎刃而解。”经此一役,后来在面对各种难关时,何启强也能从容应对。

他时常鼓励年轻人,碰到任何困难也不要轻言放弃,一定要想办法解决,同时一定还要心怀梦想。

燃气阀门加工|压铸件加工|环保热能厂

▲企业成功上市,创业者共斟喜悦(2011年)

四、因为“缺钱”,选择上市 

何启强最初的梦想蓝图里,并没有包括上市。

“刚开始,我们企业只有几十个员工,月工资只有几十块钱,大家当时的梦想是希望这个企业能长久地、健康地存活下去,所以给它起名叫‘长青’”。 何启强表示,如果只做传统行业,长青不需要上市。

在创业的第一个十年,长青就一跃成为中国最大的燃气具制造和出口冠军,并创造了后来位居国内燃气热水器行业质量效益五强及中国名牌之列的“创尔特”品牌。

到了第二个十年,一路并肩作战的搭档已经把制造业务分管得井井有条,企业的流动资金和个人的精力也开始有明显的富余。长青在传统行业再往上走的空间还有多大?我们还有没有其他的可能性?何启强开始思考。

2004年,转型的机会出现:长青集团成功拿下中山市首个以BOT形式招标的公用事业项目——中山市中心组团垃圾焚烧发电项目。

何启强判断,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后,必然带来两个问题:一是能源短缺,二是环境污染,而垃圾发电可以同时解决这两个问题。他认定这个发展方向,决定不惜一切投入。

“这个项目投资将近四个亿,按照我们当时的规模和财力,这个项目一旦失败,长青就彻底完了。”

为确保顺利实现转型,何启强采用了在他看来最为稳妥的方法,那就是花再多钱也要引入最成熟的技术,聘请最成熟的设计院制定最高标准进行布局,在企业经营和管理上均严格按规范流程来执行。

随着垃圾发电项目的深入推进,何启强更加看好这个方向,进一步把长青的环保热能事业版图拓宽做大,产业逐渐延伸到农林生物质发电、农林生物质热电联产及工业区的集中供热项目。

燃气阀门加工|压铸件加工|环保热能厂

▲亚布力年会上分享“实业家眼中的互联网时代”(2014年)

多年前,长青就已计划在全国十一个省发展生物质热电项目,其中包括让许多企业家望而却步的黑龙江。

“都说投资不过山海关,但是我们打破了这个规律,我们有自己的逻辑判断。在亚布力论坛的理事单位里面,长青是唯一在黑龙江投资能赚到钱的企业,我们投资的所有项目全部盈利。”

但这些项目都属于重资产行业,单个项目动辄两三个亿,长青要保持一个相对较快的发展速度,仅仅依靠本身的资金积累很难完成。对此,何启强直言不讳:“我们之所以上市,直接而关键的原因是缺乏发展所需要的钱。”

从决定上市,到2011年9月在深圳中小板正式挂牌上市,解决了数不清的困难,经历了四年的上市过程,幸运的是总算通过了。

从创业到上市,长青用了26年!但自始至终,哪怕是得知成功上市那一刻,何启强都没有表现出太多激动。在他看来,长青这一路走来,企业发展谈不上顺风顺水,也不想说是波涛汹涌,长青取得的每项成果靠的是一个个脚踏实地的脚印,不是靠投机取巧。

对那些认为通过上市便可一夜暴富的“神话”,何启强并不这认为,他认为长青与上市前的区别,是上市之后要求更加规范和透明。他看待股市的态度:一看个股业绩,二看市场大环境,“真正有价值的公司在大环境不好的情况下,同样能活得好,并能继续发展。”

五、换位思考,追求双赢

诚然,“长青”要长青,需要更多后备人才来实现这个最大目标。

据介绍,长青现有员工近4000人,超过10年工龄的人数约占一成。从前,长青首选对企业忠诚、熟悉业务的专业型人才。如今,面对新经济体的冲击,要在这个用人基础上不断注入新观念,所以长青更注重起用善于思考、有活力、有进取心的年轻员工,为他们创造成才机会,提供晋升空间。

带着这个想法与理念,何启强在十年前开创出自成一派的内部培训体系——长青管理研究班。其最大特色是“个个有机会参与,员工轮流当导师”。

第一代导师是何启强本人,他亲自备课、上课。后来,由于他事务繁忙实在无法抽空,导师人选便在员工里面进行物色,没想到互动效果更好。被选中当导师的员工,可根据自己专长设计授课内容,一展才华之余,还有很大机会获得领导赏识,平步青云;由于课程大多数围绕实际工作中遇到的问题展开,听课的员工则可以最快地掌握成熟的工作方法,同样获益匪浅。

燃气阀门加工|压铸件加工|环保热能厂

▲在港科大EMBA课堂上积极发言的“小何同学”(2019年)

于是,这个研究班培训机制一路沿袭,也一路优化,现已成为长青内部发现和挖掘人才的一大特色渠道。何启强也摇身一变,成为“何校长”。只要没有其他事务冲突,他几乎每期课程必到,每次列席旁听结束,他必定认真给予点评。

“很多员工都很喜欢听何董讲话,因为当中有故事,有哲理。” 一位20年资历的老员工透露,何启强的言传身教让她学到很多东西,但是他对细节的要求之高,有时会让人抓狂。比如,就拿集团总部改造洗手间的小事来讲,员工们都认为已经按星级酒店的标准建了,但何启强认为关键在于建成后如何去保持洁净。

何启强早年在开会发言时,对自己爱抠细节的风格有过一番间接解释:“做企业不能靠运气。为什么我对这些管理细节如此清楚?因为我是工人出身,工人就是最接近现场的人,哪个地方、哪个环节有问题,我都比较清楚。所以我对部门主管的要求就是必须深入实践,不要悬在半空说话。”

这套行事风格和用人原则,数十年来不曾改变。

他总是要求下属从最需要解决问题的地方着手。洗手间问题看起来微不足道,实际上可以通过养成良好卫生习惯这一过程,潜移默化地培养员工的工作责任感,这也是一种素质教育。

讲到这里,他和我们分享了当年他做车间副主任时,和主任之间发生的一个小插曲:有一天,车间工人在地下埋电线,方法是挖开地槽后,把电线放进去,直接浇上混凝土。他一看,这怎么行?将来万一电线要维修不就有大麻烦了吗?于是他赶紧让工人改为“先铺沙,再铺砖头,最后才在砖面上覆盖水泥”。没想到刚改过来,主任就出现在现场并大发雷霆,质问工人为什么不按他的命令执行。等何启强主动选择走开后,主任平心静气想了想,感觉自己的确考虑欠妥,最后还是采用了何启强的方法。

虽然时过境迁,这件事却一直给何启强以启示:如何当好领头人?如何做到更多地聆听每个员工提出的意见和建议?

在何启强的六十岁生日会举办前,帮他操办活动的办公室同事曾在内部做过一个有趣的小调查,请被邀出席生日会的200多名现职员工、退休老员工和已离职前同事,让他们用一个词来形容心目中的何启强。回收的答案可谓五花八门:严谨、睿智、喜欢喝粥、厚道、榄商、好吃、威而不怒,亲而难犯、夫唯大雅,卓尔不群,殚见洽闻、名图志远,仁厚合和、百姓心肠、船长……据说,这么多形容词中能得到与何启强有过工作接触的员工一致公认的形容词,就只有一个—— “烟尖”(粤语,表达一个人爱抠细节的意思)。

说起这个调查结果,何启强不太认同,笑道自己没办法改变别人对他的印象,也并不在意这些。

他在意的是“换位思考,追求双赢”。他说,这句话看似简单,却能化解很多矛盾。“那种我赢了,彻底把你打趴下的东西,实际上一定有后遗症。所以有时要妥协,获取一个最大公约数。”

在他支持下,长青集团搭建了多种沟通渠道,每年都会开展全集团的员工满意度调查并对结果作统计公布。近年更创新推出亲民的企业动漫代言人,何启强非常喜欢同事们起的名字叫“青宝宝”,认为这能让年轻员工、用户喜欢。

结语

现在, “长青”这棵大树已经35岁了,何启强憧憬着让长青能走得更远、更稳,拥有更多的35周年。但,这不等同于好高骛远。

他自认“目光比较短浅”,只能立足于解决近期的问题。他认为既能想到又能看到、同时能顾及得到的周期就是三到五年。所以在当下,何启强的最大愿望,就是将长青环保热电业务做成行业标杆;将长青的制造业务跻身于国内行业前列,从而成为低碳、环保与循环利用产业的标杆企业

尽管给自己贴了“目光短浅”这一标签,也曾不只一次地说过“做企业还是低调一点好”,然而,就是这样一个连与其亲密合作35年的拍档、集团总裁麦正辉也从来未曾听闻过有收藏爱好的他,前两年却突然从拍卖行拍回来一幅孙中山手迹,精心装裱后将其高挂在办公桌后的背景壁,而这幅手迹内容只是简简单单四个大字——“后来居上”。

何启强没有向人解释这一举动的含义,而笔者却从中读出了藏在他那风轻云淡的言谈和外表下的胸有丘壑:无论修炼个人,还是培育企业,只要以毅力坚持永远在路上,不停在攀登,就一定能后来居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