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正辉专访:守得住初心,扛得住变化

2020-04-22 09:00:55 长青企业管理

文/黎巧莹

从古到今,人们喜欢给人生标上刻度,如孔子所说: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以此来衡量人生进展的程度和高度。

而在当下的社会,一个毫无背景的年轻人要做到三十而立,找到属于自己的立足之地,又谈何容易!

本文的主角,广东长青(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总裁,麦正辉,正是在他的而立之年,走出了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步,也是孕育长青的第一步——下海经商,并且找到了这份终身事业的“最佳拍档”:何启强,才有了后面的故事,以及我们今天最高市值达百亿的长青集团。

  聚光灯外的麦正辉  

一直以来,麦正辉的身影,总是游离在长青内外的聚光灯暗处。不要说网络媒体,即便是集团内部的档案室,甚至是1992年创刊至今办了超过300期的内刊《长青》,他的名字更多的只是出现在各种会议、活动新闻稿的出席领导名单中,想要找到更多的信息,难于登天。

走进他的办公室,你很难想象这是一个背后站着3700多人的上市企业总裁的办公室——偌大的办公桌上放着电脑、简单的文具和一叠文件;背柜上大多数是刚搬进来时办公室的同事给他放上去的摆件,他也没心思换上更值钱的玩意儿;会客区沙发呈U型,中间一张方桌,在这里,他接待过无数全球各地的客户,签订过数以亿计的订单;除此以外,还有一张茶水桌,几棵绿植,仅此而已。

然而,熟悉他的人会说:“可以,这很麦总!就是这么简约、清爽、低调。”

不过,他显然很喜欢柜子上的三张合影,经常会拿出来给大家介绍,第一张是1991年,他们跟来自日本、香港的供应商在新华东路100号的厂房院子里的合影,90年代初的长青,初具规模,业绩可期,年轻的何董、麦总眼角眉梢全是自信的光芒;第二张是2001年,唯一一个懂英文的业务员方少琼,年轻得像个孩子,却带着好几个语言不通的中年人,包括何董、麦总等,首次带着长青的产品前往美国参展;而最后一张,则是同事们刚刚放进来的,在35周年庆典当日,他从何董手中接过长期服务金牌,两人笑容满面、紧紧握手。他笑着说“这是最新的”。

燃气阀门加工|压铸件加工|环保热能厂

▲长青服务授牌仪式上,两位创业者紧紧握手(2020年3月12日)

三张照片,仿佛串起了他在长青这三十多年的生涯,从配件,到整机,从内销,到外销;变化的,是场地、业务和规模,不变的,是身边站着的最佳拍档和背后的长青。

   迈出的每一步,都有足够的底气  

“因为我伯父在台湾原因我们家当时属于黑五类,我爸爸虽然有点文化,在那个时代也是过得不容易,甚至有一段时间,只能在路边支个小摊,靠给别人写信维生。”麦总说。

我第一份工作是由街道办事处,安排工作来到当时的区办街道工厂(注:改革开放后,一种新的企业形式,由区办街道成立的区办街道工厂)红旗机修厂当学头学开车床,后来,随着工厂合并,便幸运地进入一家镇属企业——小榄镇制锁二厂的其中一个模具车间。对于在这种所谓成分不好的家庭中长大的孩子,能够在这样一家工厂里从事技术工作,既体面,又稳定,可算是当时上好的选择。

大概是天生勤奋,他并不甘于轻松地上班赚钱,一段时间后,便开始了“炒更”(粤语,拥有正职之外第二职业的人,选择在业余时间加班,从而也取得了专职工作收入之外的报酬)生涯,通过承接一些小客户的订单,慢慢开始了资金的积累。

“这就是我个人的‘第一桶金’!”

“所以,传说中你们三个人合资2.7万元购买首台二手压铸机,你的钱就是从炒更赚得的吗?”

“那当然咯!”

那个时代,普通打工族,有个八九十元的工资已经算高收入了!

也许,正是曾经在那样略显宽松和开放的家庭环境中成长,以及前十多年的工作经历给了他足够强大的技术支持,因此他才有了更大的底气和力量——跳出体制,“下海”创业!

如今回过头来看,很显然,这当然是一段极其宝贵的工作经历——

在这里,他不仅掌握了丰富的模具设计、制作技术,更是认识了人生中最重要的两个男人——何启强与梁柏麟(注:已于九十年代去世的创业者),一个是当时锁二厂的压铸车间主任,另一个是冲压车间的技术骨干,加上他自己所掌握的模具技术,三足鼎立,互相补充,足以让这家刚刚播种的小企业有了活下去的盼头!

“你当时怂恿何董一起创业,是因为跟他是好朋友吗,还是纯粹看中他的技术?”

“我们当时不是好朋友啊,我跟梁总商量说,何启强他压铸技术出色,作为车间主任,还具备较强的对外沟通能力、技巧和资源,是最好的选择。”

这么说来,这段合作的缘分伊始,可能更多是从商业和经营角度出发去考虑!

所以,麦正辉大概是长青历史上最厉害的人力资源经理了!

“七八十年代,中国的产品太紧缺了,所以只要你有技术,能把产品做出来,基本上不愁卖。”

“所以你们在迈出这一步之前对于企业的发展已经有了大致的规划了?”

“那当然!何董当时已经列了个清单,我们要做这个、这个、还有这个……”麦总笑着回忆。

那时候,他们发现一个中山的客户,其电子点火器的阀门配件要依赖日本辗转香港进口,价格高的同时更多的是不便,于是想着还不如自己尝试来做这件事。说干就干,他们把进口样板拿过来,拆解、画图、研究,甚至还请了外援来协助绘制图纸,最后自己把产品压出来并组装,试验成功,最终当然拿下客户的订单!

燃气阀门加工|压铸件加工|环保热能厂

▲创业初期的麦总

说到底,其实机遇并不是谁的专利,它属于任何愿意去尝试和创新的组织。

也正因为有了这样的突破常规的思路和行动,我们才能够在1987年的《广州日报》上,看到这样一则关于小榄气灶阀门厂的报道——创业仅两年半时间,他们便成功填补了国内在家用电子打火气炉阀门的空白,以年产60万只的产能,促使国内不少气炉厂摆脱从国外进口高价配件的困境,为国家减少进口,节省外汇高达240万美元。

创业不到10年,长青阀首次出口到东南亚,其性价比之高,让外国客户“哗哗声叫好”!自此订单如雪花飘来,菲律宾、泰国、马来西亚等等国家都用上了长青阀——“亚洲阀门大王”的美誉由此诞生!也正是出于对长青制造的信任,一个巧合的机会,原来一直使用长青阀的澳大利亚专业烤炉客户,给了长青制造烤炉的契机,一番彼此成就,也最终促成了长青一跃成为最早、也是国内最大的燃气具出口企业之一!

这一路走来,从压铸业务、到阀门配件、到整机,天上不会掉馅饼,在中国制造的发展大潮中游到前头,并且一直保持体能,不被大浪冲走,麦正辉身上展现的是他独有的纯粹、韧劲、责任感和快速的应变能力。

这既是时势所趋,也是业务所迫,麦正辉也从最初专注技术与生产的技术宅男,逐渐走到台前,带领业务员开展全球巡回业务走访,推动着长青制造走向世界。

他想了很久,总结这些年来遇到的最大困难,竟然是刚创业的那几年,常常在三更半夜里,全家人被工厂打来的电话惊醒,然后在家人不甚理解的目光中,骑上自行车一头扎进夜色中,匆匆赶往工厂维修模具或压铸机。

“太难了,倘若设备或模具坏了,意味着很可能没办法按时交货,甚至将失去订单和客户。那时候心里实在是着急:如果是普通的小问题还好,万一需要供应商来配合,就要浪费更多的时间。”

也正是在那个时候,按时按质交货的意识,便根植在创业者的内心深处,这也影响着未来几十年长青对履约率和产品质量的极高重视程度。

“很多合作多年的老客户对我们的信心,便是从那个时代开始建立的!”

实际上,在长青制造的漫长历史中,公司制造业务当然并非一帆风顺,1998年金融风暴、汇率大幅波动,外销疲软、内销乏力,等等这些,长青制造业面临的每一次困境,同样倒逼了制造业改革的进一步加速。在强大外力的推动下,麦正辉带领的长青制造业实现了一次次成功的自救——十几年来持续不断的精益改善、大量高端精密自动化设备的投入、大刀阔斧的数字化工厂转型升级等行动,一次次让制造板块焕发更旺盛的生命力。革命不仅是“敌人”导致的,有时候,适当的自我革命同样重要。

   “两大巨头”携手共赢的秘诀   

在多数公司的运营过程中,股东权益纠纷几乎很难避免,对于创始人或合伙人来说,彼此既可能是企业发展的助推器,也可能是定时炸弹,一场突如其来的股权纠纷,往往可以轻易毁掉一个势头正盛的企业。

据了解,在何麦创业之初,也曾经“约法三章”,针对公司的管理和彼此的合作定出一些原则,虽都是不成文的约定,但这些年来,大家也都自觉严格遵守,这样的默契几十年来未曾打破。而多年来,长青的“两大巨头”,其股权占比也是一直对等,直到上市以后,才在券商的建议下被稍微打破,以更好地适应上市企业的运营决策模式。

“你们是怎么做到的呢?如果出现经营上的重大分歧怎么办?”

“这么多年来,意见不一致的情况肯定会有,但重大分歧很少。我们的目标一致,都是为了公司发展好,无论最终是谁说服谁,或者谁做出妥协,只要决策定下来我们一定会支持对方。”

“哪怕最终发现当时的决策是错误的?”

“是,我们彼此不会抱怨,抱怨会产生不信任。事实上,我们这些年已经交过不少学费了,但是无所谓,哪个公司的发展不需要交学费呢?如果真的有不同意见的情况,不是还有董事长做主吗!哈哈哈哈……”

说起这些,麦正辉的态度与刚才开玩笑的时候一样自然熨帖,一如他身上花色不同的衬衣领带和西装,不管黑的白的花的,都合他的气质。

“你们这么多年有没有红过脸、吵过架、拍过桌子?”

“好像真的没有吧。”

所以,如果有缘分一说,这肯定就他们是前世修来的缘分和福分了吧!在35年的前行过程中,麦正辉和他的搭档坚守着彼此最初的信念和原则,所以多年后,何启强董事长才能在多个场合说出那句掷地有声的话:我最值得骄傲的事情之一,就是在公司两个大股东长期处于对等股比的状态下,高层没有出现大的纷争,公司能稳定运行至今!

   不懂魔术的企业家不是好的司机   

哪怕被笔者一再追问,麦正辉依然拒绝把自己定位成生意人、创始人、企业家……在长青这个舞台上,他一边担当着这样的角色,一边尝试着让自己抽离其中,以更加客观谨慎的态度审视自己的决策、思考和行动,在发展速度和风险控制之间寻找平衡点,摸索着一条既稳健又适合长青特色的路。

如果没有近距离接触,外人怎么看麦正辉,他都是一个优秀而传统的理工男,勤奋、爱研究、醉心工作、少言寡语。实际上,熟悉他的人,或者能够追随他一同工作的同事,定会别有一番感受:关于他的自信、幽默、和乐观。

追随他多年征战国际业务的外销业务员,则解开了一个存在笔者心中多年的谜团:麦正辉的厉害之处在于他似乎从来不需要为自己不懂的东西去担心。就好像他从事外销业务二十多年,至今拼不出几个完整的单词,可是他仍然可以很放松地单独开车接送外国客户,也可以利用简单的几句口语,加上body language,便能够跟客人们愉快地交流;而在谈判桌上,他甚至在译员未曾完整翻译客户原话的情况下,便已能够根据对方的语言、手势和表情推断出对方的意思,从而加快谈判节奏。

语言对他来讲从来就不是障碍,天性乐观的他也喜欢带动气氛,甚至时不时表演一两个魔术,自然而然地拉近与客户之间的距离。

在他身上,笔者看到多年来吸引外销客户与长青合作的最重要原因之一:举重若轻的领袖魅力!

除此以外,守时、注重细节、热爱思考、为了工作可以马不停蹄,在国外亲力亲为地给女业务员们当司机开长途车等等,这些几乎是每一个追随他多年的业务员在谈及他时都会描绘到的:一个和蔼、勤奋、没有架子的绅士形象。

“麦生是怎样的人?还要问吗?我30年前认识他的时候他是怎么样的,现在就是怎么样,他变得有钱、权力也大了,可是性格、行事作风一点都没变!”一名认识他三十余年的老长青人如是说。

燃气阀门加工|压铸件加工|环保热能厂

▲麦总向笔者讲述他的故事“他的眼睛闪着光”

是呀,正如那个在笔者面前一边讲述那些陈年旧事,一边乐不可支,不停哈哈大笑的麦正辉。在他讲述这些故事的过程中,他的眼睛闪着光,温暖、澄澈、明亮,甚至带着点孩子般的纯洁,在浮躁的世界里面,他是一面独特的旗帜。

   【结语】  

有人说过,时间对于一个人的成长常常展现出苛刻甚至吝啬的一面——因为做成功一件事并不容易,很多人会在与时间的讨价还价中丧失了信心。而在麦正辉这里,时间仿佛显得温和又慷慨,这是他用他健康而稳定的心态赢得的。三十五年来走到今天的工作动力,是他对这份事业的喜欢,喜欢因而专注,专注但不沉迷、坚持但不守旧,具备了这样的特质,才能在三十多年来经历各种变化、诱惑、考验后,依然清醒地让长青走在健康的发展轨道上。